首页 风情谱之忘年交 下章
第3章 把叫屋里
 可眼前的他,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是流水线上的工人。“流水线上很累吧?加班?”我试探问,他听完先是一愣,随即笑了,那笑容异常好看!我内心又微微激动起来。

 “阿姨您觉得我在流水线上?我像吗?”他反问。“不!不是那意思。因为您说在工厂上班…”我忙解释。“我是厂长,替家里打理工厂。”他说。典型的富二代!厂长的身份就非常符合他了!我微笑伸出大拇指:“年轻有为!真好!”

 “唉…”他摇头苦笑:“以前觉得我爸天天不回家,还埋怨,现在自己接手工厂才知道这里面的辛苦!休息日加班已经是常态!”我认真听着,忙劝慰:“做事业就是很辛苦!

 但成就不是一般人能比的,固阳像你这样的年轻人凤毛麟角!屈指可数!阿姨都为你骄傲!”他微笑点头:“谢谢。”我借机问:“您住在新雅翰庭?”他点头反问:“您呢?”我笑:“我就住这附近…兴爱东里。”

 “噢,的确不远,就隔一条街,咱们也算邻居了。”他说。邻居?听到他说出这个词,我心里热乎乎的,顿时感觉和他拉近许多。

 “对!咱们是邻居!来,认识一下,我叫沈秀芬…”我刚说出名字。他忽然眼神变得怪异,打断我问:“沈秀芬?”看着他的表情,我不明所以,点点头:“对啊…我叫沈秀芬。”

 “呵呵…真巧!阿姨,我叫沈秀俊!咱们都是一个老祖宗!五百年前是一家呢!”他笑起来。

 “呦!的确巧!咱俩的名字就差一个字!”我激动得像个小姑娘,直拍手!“阿姨,认识你很高兴。”他笑着伸出手。我赶忙握上去!从他手掌中传递过来的体温,几乎将我融化。

 “高兴!阿姨更高兴!我…以后能叫你秀俊吗?”我试探。“没问题!”他爽快答应。和秀俊的认识突然成了我生活中的亮点!虽说我很享受这种平静的退休生活。

 但我从不拒绝和秀俊这样年轻、成功男士的相识。我开始注意起自己的发型、服饰,从生活费中挤出钱买了洗面奶、面膜以及各种廉价但还看得过去的衣服、鞋子。

 从那次认识后,我连续三天都没再见到他,心里有点失落,但想到他是厂长,是个大忙人,多少安慰自己。周二。昨夜刚下过一场春雨,但天还没完全放晴。

 吃过早点,我依旧进公园散步。这几天马大姐她们依旧热聊投资的事儿,我远远躲开,没心思和她们扯淡。人不是很多,我也没报什么希望,不知不觉来到长椅前,想坐下,但上面有雨水。

 正考虑要不要站一会儿…“阿姨!早啊!”那个我期待已久的声音突然响起,我顿时为之精神抖擞!“秀俊!早!”我压抑内心的激动,面带微笑回身看着他。

 今天他换上一身白色休闲服,脚上白袜子,黑色真皮健步鞋,显得那么朝气蓬勃,我仍旧一身红色运动服,俩人站在一起很般配。“大忙人,这几天怎么没见你?”我半开玩笑问。

 “别提了,厂里一批急件,连加三天班!今儿总算能松口气了!”他笑着就想坐下,我忙拦住:“别坐,有雨水。”“噢!”他低头看看,笑:“要不咱们走走吧,虽然阴天。但空气好。”

 我欣然同意,陪着他慢步前行。“阿姨您是做什么的?”他问。我回答:“我以前在省城轻纺二厂上班,但不是工人!车间会计!”我怕他误解,着重提高自己身价。“嗯!挺好,现在呢?”他继续问。

 我忙回:“内退了,无事一身轻!享受生活!”他笑:“孩子不用照顾吗?”这几天我一直琢磨他会问到这方面的事情,早想好如何回应。

 “我离异,女儿和前夫在省城,一个上学一个上班。”我娓娓道来。“噢…您单身啊…呵呵…和我一样!单身快乐!”他笑起来。我点头笑:“对!单身快乐!”

 走着走着,前面远远看见马大姐她们,我忙改变路线,秀俊似乎没起疑,跟着。“阿姨,我想知道你为什么离婚?当然,这是隐私,可以不说。”他问。“这…的确涉及到我的隐私…但咱们是好朋友好知己,我可以告诉你。”我趁机拉近关系。

 “其实大家都是成年人,也没什么说不出口的…秀俊,你是厂长,应该熟悉工厂的环境,只不过当时的轻纺二厂是万人大厂,都是年轻人,男工、女工混在一起免不了…

 碰撞出火花…阿姨那时候是车间会计,对这方面比较放得开,有很多追求者…”我边说边偷偷观察他表情,他没有异样,认真听着。“阿姨,你说“这方面”指的是…?”他看着我问。

 我脸当时红了,火辣辣的,但依旧看着他说:“你不明白?男女在一起能做的事情?说白了,就是过性生活。”“噢!知道了…呵呵…”他尴尬笑笑。

 我有些恼火,不是对秀俊,是对自己,我觉得第二次见面不应该提到这个,太唐突了,但话已出口,覆水难收,我索性继续说。“秀俊,你年轻,精力充沛,应该能有所体会!干柴烈火只需一个火星!

 工厂的生活枯燥乏味,男工除了干活,脑子里还能想什么?同理,女工也是如此,那时候出过很多事情。扒女澡堂子、偷看女厕所、偷看女宿舍、门口小树林幽会…总之差不多都是这方面的事儿。”我看着他说话,用心观察表情。

 “嗯!阿姨你说的对!现在我那个厂子里,小年轻们都这样!”他不但没反感,而且给出肯定!我顿时心里有底了!甩了甩披肩长发,挺直腰板,我自信的说:“阿姨那时候年轻、漂亮、身材出众,男工们背地里都叫我“二厂一枝花”追求的人可多了!

 性生活想过就过,今儿跟你,明儿跟他,随我挑,随我选!”秀俊听到这儿笑问:“是吗?!阿姨年轻时也是个风流女人?”我们边聊边走。

 正好走到湖畔游廊,因为上面有顶棚,所以这里的座位很干净。我首先坐下,他也随之坐在旁边,正好四下无人,十分清净。我胆子大起来,也不顾羞臊,看着他笑:“风流?我觉得说风流这个词程度还不够,贴切的说就是一个字儿“浪”

 其实秀俊你想想,女人大好年纪就那么几年,不趁着年轻浪?难道要等到牙齿掉光了再浪?”他听了,想想点头:“嗯…有道理!”我继续:“那时候阿姨干的那些浪事儿多了!最开始是车间主任老刘,虽说他有家有业五十多了。

 但人老心不老,一来二去把我勾搭上手,可我呢,也有求他的地方,年年调一级工资!每到周末,下班之前,把我叫他屋里,俩人还必须脱光了屁股,让我给他舔!给他唆!硬了,这才按着我开干!

 可秀俊你也知道,我们女人一挨操就叫唤,可屋外还一帮工人呐!怎么办?强忍着又忍不住,袜子、裤衩儿甚至鞋垫都往我嘴里塞!就这么着有时候还压不住!你说多有意思?”他听了摇头笑:“是…有意思!呵呵…”

 我笑:“这事儿一出,没有不透风的墙!没半个月就传遍了!我是无所谓,可以前追我的那些男工不干了!人家工资少。  m.WWbBxS.coM
上章 风情谱之忘年交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