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风情谱之忘年交 下章
第13章 忙低下头
 十八号整天我几乎在煎熬中度过,秀俊也没来电话,即便来了,我也没心思接,心里总想着自己那两万块钱!

 就盼着天亮,盼着明天休闲氧吧重新开业,盼着拿到利息,盼着一切如常。一夜辗转反侧,临近天亮才沉沉睡去,一睁眼已经是十九号上午九点多了。

 顾不得洗漱,我穿上衣服小跑下楼,刚出楼栋就听外面声音嘈杂,抬眼看,休闲氧吧门口围着很多人,马姐、冯奶奶等都在,苟胜的包子铺也关门了,他带着老婆站在人群里。

 “我说没事儿!要出事儿,警察还不早就过来封了?”不知谁嚷那么一句。“你说没出事儿?那是还没人报警!我问你!通知上写着今天重新开业,怎么到现在连个人影子也没见?”旁边有人质问。

 “可能是装修…还没完吧?”李姐的声音。“还装修!?装修有锁着大门装修的吗?装修有一点动静都没有的吗?这摆明是跑路了!大家还是报警吧!”一个老头脸红脖子粗的喊。

 “哎呀!我的养老钱啊!”冯奶奶一屁股坐在地上连喊带叫,顿时人群一片混乱。“哎呦!不好!赵大爷心脏病犯了!快打120!”一个老头突然向后倒下,幸好他背后中年男人一把接住,顿时炸开锅!

 有的报警,有的给家人打电话,有的坐在地上哭喊,全乱套了。我只觉一股凉气从脚底板蹿到脑门,傻呆呆愣在当场。

 不多时,警车、救护车纷纷到场,人们围在警车周围你一句我一嘴,两位警察下车,一个维护秩序,一个聆听警情,那边,救护车下来护士,先给赵大爷简单处理一下而后抬上车呼啸而去。

 最后,一位警察大喊:“所有事主统一到新雅路派出所登记!警方会调查!登记时携带身份证、协议书、票据等可证明的材料…”这话一出,人群四散,各自回家拿东西,我这时才反应过来,急急忙忙往楼上跑。赶到派出所才发现有这么多人!

 几乎上百!大部分是老年人,也有和我同龄的中年人。一些老年人在子女的搀扶下或是坐着轮椅,个个面色焦急。

 大家排队登记的时候私下议论,有的投了上万,有的投了几千,我听到最少的只投了两千,最多的投了八万,其中一部分是找亲戚借来的。

 最后,警方统计,受骗群众大多集中在兴爱东里和南里,剩下的集中在建国中路的市景花园小区,受骗群众多达一百二十人,总金额超百万!目前已立案调查让大家回去听消息。

 接下来几天,“休闲氧吧诈骗案”成为报纸和电视媒体的热点,固阳本地的“早安固阳”、“固阳第一时间”、“固阳法制”等频道陆续热播。

 甚至连省城的媒体都关注起来,苟胜还接受了采访,面对镜头痛哭流涕,诉说受骗经过,一时间成了新闻人物。面对现实,我几乎崩溃!对于富人,两万块钱可能就是一顿饭或是一次高级洗浴。

 但对于我来讲,每月仅两千八的退休金除去吃、喝、穿、戴、煤水电之外所剩无几,这两万块大多是我上班时私藏的奖金和加班费,很不容易攒下来的!

 为此,我茶不思饭不想,一天下来只吃了一个馒头,无精打采懒懒躺在床上。眼看傍晚,手机响起,不用看我也知道是秀俊,想了想,还是接听:“喂…”我有气无力的说。

 “阿姨?你怎么了?病了?怎么声音不对?”秀俊问。“没…没什么…心里难受…”我略带哭腔。

 “阿姨,看新闻了吗?休闲氧吧诈骗案!就在咱们这片…”他语气中带着惊讶。听到那几个字我脑袋疼!急忙拦下:“别…别说了!我就是受害者之一!”

 “啊?!你也受骗了?!”他更吃惊。“对!我受骗了!我爱贪小便宜!为了那点蝇头小利上当了!受骗了!”我对着他发泄,大哭起来,“别哭啊!有时间吗?来我这一趟!我等你!过来吧,和我说说…”他叫我过去。

 “行…我现在去你家…”我实在憋屈,想找个人诉苦,答应下来。放下手机,我也没洗脸、没化妆、没换什么性感衣服,甚至连头都没梳,穿上那身运动服就出门了。来到秀俊家,我一屁股坐在沙发里捂着脸痛哭,边哭边把事情经过对他详细诉说一遍。秀俊认真听着,不住点头。

 最后他叹口气:“阿姨,你还是警觉性差,报纸上、电视上早说了,这种非正规投资,利率超过百分之六都是诈骗。”我点头:“现在我知道了,可也晚了,那可是我攒了好多年的钱!两万呐!唉!”

 他听了沉默不语,片刻,起身走进卧室,不一会儿又出来,手里拿着一叠钞票轻轻放在我面前的茶几上。我顿时眼睛一亮,抬头看着他问:“秀俊,这…”

 他看着我说:“我这儿现金也不多,五千,你先拿着。”五千对我来讲不是个小数目!我赶忙推辞:“哎呦!这怎么行!不行!不行!”

 他摆手:“没事儿阿姨,你拿着吧,再说…自从咱们认识以来,你一直都对我很好,我也没给过你什么…”我当然明白他话里的意思,老脸一红,忙辩解:“秀俊,你的意思我明白,可阿姨希望你知道,以前咱们做的那…

 那些事儿都是阿姨自愿的!虽然我嘴上说一套,但其实心里很高兴很期待…虽说有些下流…但男女之间你情我愿…越下流越好…

 我可不是为了从你这里得到什么,再说,你也给我买手机、买衣服、买丝袜、买鞋子、买零食…花了不少钱。”他听了点头:“阿姨,你说的我都明白。

 可我也是真心的,所以,这钱你收下。”有了这五千块,我渐渐平静下来,心情也好些。接过他递来的纸巾,擦干眼泪,我俩紧紧挨在一起坐着。

 “你别急,那个庞皮虎的事儿我想想办法。”他说。我看着他问:“你?你能想什么办法?现在警察都抓不到。”他微微一笑:“我没办法,但或许我三叔有办法。”

 “你三叔?”我疑惑,他点头:“算了,先不说这个。正好过两天我三叔来固阳,到时候你和他见一面,说说这个事儿,看他怎么说。”我还要说,被他拦下。

 “阿姨,你看。”说着话,他拿起手机翻出一张相片摆在我面前。我仔细看,相片是个长相清秀的年轻女孩儿,二十出头,穿着一身碎花连衣裙站在柳树下。

 “这…女孩挺漂亮…谁啊?”我问,他笑:“我父母给我张罗的新女朋友,固阳人。她父母都是退休干部,现在她在工商所上班,公务员,她姓梅,梅花的梅,叫梅满,谐音就是“美满””

 “噢…名字取得好!”我夸奖,虽然我知道秀俊早晚会有新的女友,但难免心中生出一丝酸意,他似乎看出我内心想法,笑:“阿姨,虽然我有了女朋友,但…我希望咱俩还保持这种关系。”

 “噢?”我有些欣喜又有些惊讶的看着他,问:“那个…秀俊,你…你说的是真的?”

 “嗯!”他看着我,认真点头。面对他炙热的目光,我臊得老脸通红,忙低下头,喃喃的说:“男人都喜欢年轻漂亮的女孩儿…虽说“老屄耐操”可毕竟我都快五十了…”  m.WwbBxS.coM
上章 风情谱之忘年交 下章